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首页 > 社会发展动态
提高对老年人照顾服务的理论认识

  我作为一个高龄老年人和从事三十多年老龄研究的工作者,对国务院最近公布的《关于制定和实施老年人照顾服务项目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完全同意,深为感动并表示敬意!

  一、《意见》既有重大的现实意义,也有深远的国际意义

  《意见》的出台非常必要和及时,除了我国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需要外,还因我国老年人口最大的“洪峰”即将来临,从1963年开始,持续十多年的高出生人口,每年有千万以上的人口鱼贯进入老年期,势必形成更庞大的老年群体;到本世纪中叶,我国要面对4.5亿老年人是不可避免的;现在《意见》的出台就是为我国做好各种准备而采取的重要举措。

  《意见》的出台,肯定有重大的国际反响,因为所有发展中国家,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都有一个持续增长的出生高峰,在那里人口老龄化的严重程度比中国更甚;因为我国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实行了全球公认最有成效的计划生育基本国策,人口老龄化的趋势在本世纪中叶以后必然缓解,而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那时老龄化正方兴未艾,还要持续很久;我国是发展中国家中,人口老龄化先发国家,有识之士已经意识到必须及早应对严重的人口老龄化,我们在照顾服务老年人方面的经验和做法是很有借鉴意义的,这是南南合作的重要一项。《意见》使广大老年群体都有不同程度的获得感,也是我国在经济全球化中,为人类命运共同体做出的一项贡献。

  二、从理论上认识老年人照顾服务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在古今中外人类历史上有很多养老、敬老、爱老的实例,也有不少虐老、弃老、坑老的案例。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以后,开始谈自由、平等、博爱,对老年人有一定的尊重;到工业化以后,人类的生产得到极大的发展,机械化程度提高,流水线作业等方面加大劳动强度,出现老年人受到歧视现象;另一方面,社会文明从立法和群众组织提出保护老年人合法权益。我国长期处于农耕社会,老年人处于封建家长的地位一直受到敬重。长期以来,我国存在尊老、敬老的风尚。尊老敬贤的传统美德,很大程度是建筑在血缘关系和家庭利益关系上的一种私德。在工业化、城镇化、现代化和家庭核心化的冲击下,我国传统的家庭养老功能弱化,老年人由于经济、文化教育和健康等原因,特别是很多农村老年人成为弱势群体,尽管人口城镇化已经超过一半,但是农村老年人仍然占全国老年人口的60%,把照顾服务倾斜于农村老年人,是非常必要、及时和理性的。如果只因为老年人为数众多,经济、文化教育、健康上的弱势给予照顾服务当然是必要的,但是仅仅有这一种认识是不够的,容易陷入人道主义的思维,把老年人作为怜悯、救助的对象,缺乏对老年人应有尊严的尊重。

  对老年人的照顾服务应该看成是对老年人曾经为人类文明的推动者的尊重。人类从动物分离以后,创造的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制度文明都是每一代人接受了前一代人的创造的文明成果,加上自己这一代人的学习、劳动、创新等等积累起来的知识、财富、经验、技术、技能等等使得人类文明代代不断提高,更不用说老一代人生育后代,才使得人类社会能够生生不息,持续发展。

  现在国际社会对老龄问题,很少再提人道主义方面,而更多的使用老年人的权利和尊严方面。1995年,国际首脑社会发展会议上,第一次提出年龄平等;1999年,国际老年人年的口号是构建“不分年龄人人共享的社会”。在国际老年人原则中,由尊严、照顾、共享等理念,就是把老年人照顾服务认识提到应有的高度。

  三、落实《意见》必须有理论思维

  恩格斯有个名言,一个国家和民族要站在世界的最高峰,就不能一刻没有理论思维。我国改革开放35年后,及时提出对老年人照顾服务20项,包括《老年法》中社会服务和社会优待的许多内容是非常具体的,落实起来需要人力、物力、财力和许多改革创新的举措,任务是艰巨的。这就需要理论认识,提高能力,才能落实好20项老年人照顾服务项目;因为今后必然会遇到新情况、新问题,这就更加需要不断的思考和创新的思维。

  我国改革开放以后,生产发展,社会和谐,人民幸福。到2015年,人均GDP近5万元,贫困人口大幅度减少,归根到底是由于我国有政治的优越性,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在落实20项项目中,老年人照顾服务必须继续发挥优势,补齐短板。我国最大的优势就是党政领导和有社区服务的优势,但是落实20项老年人照顾服务举措,必须有社会参与和群众积极投入,但是我国目前养老基础设施不足,养老人才和人力匮乏,特别是市场运作和社会组织发挥作用不够,企业和群众回报社会的慈善和公益事业同发达国家还有很大的差距。这些都值得我们深入思考,落实老年人照顾服务目标是为人民,但也必须依靠人民;党政主导,必须依靠关键少数和广大的基层人员有责任的担当,有为广大人民群众服务的思想和情怀。受惠的老年人应该自尊、自立、自强,自愿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回报社会,帮助其他更需要帮助的老年人,实现自身价值,使整个社会更加和谐。

  (来源:全国老龄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