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首页 > 社会发展动态
申城0—3岁婴幼儿进入托育需求高峰期 市人大开展专题询问

解放日报1122日讯(记者 王海燕) 申城03岁婴幼儿面临入园高峰。家长们正发愁入园难、入园贵,普惠制的幼托服务能否增加?托育机构一旦发生食品安全事件,该如何处置?昨天下午,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审议了关于本市03岁婴幼儿托育情况的报告,并开展专题询问。卫生、民政、教委、工商、食药监等14个部门应询。

03岁,入托缺口是多少

进一步摸清需求和底数,加强普惠性供给,缓解入托难。

近年来,本市处于人口自然增长高峰阶段,加上全面两孩政策实施效果逐步显现,本市出生人口规模保持在每年20万人左右的高位。随着人口老龄化和家庭规模小型化,家庭抚幼功能有所弱化,婴幼儿家庭的托育服务需求日益增长。

 “家长最愁的就是入托难,这不是小事。如果上海有20万的宝宝,那么背后就是40万的父母、80万的祖父母。”林荫茂委员说,现在提供的缺口只是一个大概数字,那么01岁、12岁、23岁的缺口到底是多少?各区的缺口是多少?她建议能进一步摸清需求和底数,并加强普惠性供给,缓解入托难。

市教委表示,本市将坚持以增加普惠性供给为导向,加紧研制的第四轮《上海市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2019-2021)》中,要求90所新建或改扩建的幼儿园有条件的需配置托班,鼓励公民办幼儿园创造条件开设托班,同步对开设托班的公民办幼儿园加大政策支持力度。本市还将把“新增50个普惠性托育点”纳入2019年市政府实事项目。

 “圈养”和“散养”哪个好

在孩子成长敏感期,为所有婴幼儿家庭提供科学育儿服务指导。

随着80后、90后妈妈的增加,对于科学育儿的需求更加突出,这迫使许多家庭深思:03岁幼儿养育的科学方法是什么?

 “对03岁的孩子,是由家庭照看好,还是放在托儿所托育比较好?用老百姓的话说,是‘圈养’的好,还是‘散养’的好?”毛放委员提到,日本、韩国等国对此有数十年研究,而且这些研究机构专家不断向社会宣传,然后让家长自己选择到底是“圈养”还是“散养”,“那么,上海有没有这样的研究,有没有这样的机制?”

市教委回答说,03岁是孩子成长的敏感期,在这一阶段,孩子对家庭的依赖度非常高,家庭养育具有不可替代性,家庭养育有助于培养良好的亲子关系和情感归属。所以,政府必须首先确保为全市所有03岁婴幼儿家庭提供每年6次的科学育儿服务指导,要让所有婴幼儿家庭都有获得感。当然也必须重视一部分家庭对于托育服务的刚性需求。

婴幼儿食品安全监管是否到位

幼托膳食要求比较特别,必须按最严要求来守住食品安全底线。

市人大代表孙慧关注的是婴幼儿食品安全问题。“我们在调研过程中发现,不少民办机构以及政府托育机构都没有自建食堂,他们采用第三方供餐方式,对此,有哪些具体的监管措施?万一发生食品安全事件,有什么样的应急处置措施?”

 “03岁幼托的膳食要求比较特别,我们丝毫不敢懈怠,必须严格按照最严的要求来守住食品安全底线。”市食药监局回答,鉴于当前托幼资源缺乏,以及规模不大的现状,在坚持守住食品安全底线的同时,量身定制了食品经营的许可条件,这些在今年4月市政府出台的指导意见、管理办法及准入标准“1+2”文件中有明确规定。除了这些规定外,市食药监局还制定了两个规定:内部食堂和周边食堂至托育机构的送餐时间应控制在15分钟以内,不自行加工但提供膳食的托育机构也应设不低于8平方米的配餐间;对于家庭自带,明确所带食品的品种和存储规范。

市食药监局表示:“我们还制定了一份承诺告知书,让每位幼托家长事先知道,并且签订承诺。我们对幼托机构的法人,包括相关提供膳食的企业,从事膳食供应的人员都进行了培训,总体反响很好。一旦发生食物安全事故,我们有专门的预案,幼托机构一旦发生疑似食物中毒事故,要求在两个小时内必须报告当地的食品药品监管部门,我们会同疾控中心联合开展调查,把这个事情处置好。”

民办幼托机构收费有无依据

支持社会力量办托育机构,实行收费管理,定价市场调节。

市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调研发现,截至今年10月中旬,已提供服务的28家托育机构中,全日制收费在3000/月及以下的有9家,在300010000/月之间的有11家,其余的超过10000/月。

龚梅华委员直击托育机构的收费标准问题。“三分之二的托育机构收费在3000元到1万元以上,这和我们已经开办的示范幼儿园、一级幼儿园、二级幼儿园收费差距很大。这意味着,上海三分之二的家庭需要拿出一半左右的收入用于幼托支出。我想问一下市物价局,普惠制收费的依据是什么?如何加大扶植社会力量办托育的力度?”

市物价局表示,本市支持社会力量办托育机构,实行的是收费管理,定价属市场调节。相关规定中明确由托育机构根据服务成本以及考虑社会承受能力等因素合理制定。物价部门的关注重点放在规范托育服务收费的行为:一是明确托育机构必须明码标价,一定要向社会公示收费项目、收费标准以及退费方面的管理办法;二是要明确收费方式是按月收费;三是明确伙食费等代办费必须按月公示。

市教委表示,本市坚持普惠为导向推进3岁以下幼儿托育服务指导,为让更多3岁以下幼儿享有普惠性托育服务,支持符合条件的公办民办幼儿园开设托班,推动托幼一体化;鼓励集体办托儿所增加托班数;已连续两年将普惠性托育点的建设纳入市政府实事项目,明年还将继续作为市政府实事项目推进。此外,政府通过提供场地、减免租金、以奖代补等方式,对提供普惠性托育服务的机构予以政策支持。

如何加强对托幼机构的监管

对托幼机构启动年检制度,严重失信违法机构将纳入失信名单。

03岁婴幼儿是社会上最柔软的群体,要为“最柔软的群体”提供“最安心的照护”。“我们在调研中发现,少数没有资质的托幼机构已经在运营,如何加强监管?”毛放委员问,现在托育机构实行登记注册,那么,对事中事后的监管有哪些措施?

市工商局回答,目前对登记的托幼机构启动年检制度,严重失信违法机构将纳入失信名单。对于有执照没有资质,或者既没有执照也没有资质的情况,一方面要健全发现机制,会同有关部门定期向市场排查;另一方面还要发动群众监督。“光政府的眼睛有时看不到,老百姓最接近市场,所以要畅通投诉举报的渠道。”

市工商局还表示,将会同主管部门一起向社会公布“红白榜”,把合法的机构和没有资质的机构同时向社会公示,让人民群众用脚来投票,以此来规范和净化托育机构市场,使之更健康发展。(来源:解放日报)